十堰领先的旅游网络服务商 手机版网站
登录 | 注册 | 我的订单 | 关于我们 | 吾游宝 | QQ群:342561191
吾游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旅游快讯
十堰旅游,如何破解“门票经济”
已有16289次浏览   2018-09-29
  9月5日,在武当山众晶太极湖酒店“武当369”道文化体验馆,游客薛焕在老师指点下,修习武当武术有模有样。
 
  薛焕是武汉人,每年都会来一次武当山。这一次,他除了欣赏传统自然人文景观,还参与打坐静心、抄经养性、道家早晚课、道医道药、辟谷清修等武当山特色体验活动。
 
  “通过参与,改变了过去对武当山的表象认识,深切地感受到武当道文化的博大精深。”薛焕说。
 
  传统观光旅游已经过时,“观光+”的旅游成为未来发展趋势。包括武当山在内的十堰旅游产业,正在向“旅游即生活,生活即旅游”的体验式旅游进发。
 
  “吃门票”的通病
 
  有数据显示,2017年武当山实现旅游收入52.5亿元,同比增长22.09%,其中门票收入占比较大。门票收入是武当山景区重要收入来源,较高的门票价格也被游客所垢病。
 
  根据统计,目前武当山景区票价为240元,包括进山门票140元(不含金顶、紫霄宫)、观光车100元。
 
  全国233家5A级景区中,门票200元以上的景区只有25家,仅占10%,而5A级景区平均票价约112元,武当山景区门票价格在全国5A级风景区中,处于第一方阵。
 
  除了票价高,武当山门票也十分“坚挺”。
 
  国内成熟景区,多在淡季适当调低票价,以吸引游客。比如北京故宫,在每年的11月1日至次年3月31日的淡季期间,门票调整至40元/人,与旺季60元/人的票价相比,下调了三分之一。而武当山门票,并没有淡旺季之别。
 
  此外,武当山景区没有实行一票制,存在票中票的情况。武当山景区240元的票价中,并不包括27元的金顶门票和15元的紫霄宫门票,游客想要完整游览武当山,需要进入景区后另行购买。
 
  全国各大景区为了推广自身,一般会给旅行社门票优惠价,团体游人数越多,优惠越大。但武当山景区对旅行社的优惠幅度非常少,而且没有阶梯优惠。票价优惠幅度太少,旅行社对武当山景区的推广和线路规划,缺乏积极性。
 
  湖北工业职业技术学院旅游与涉外事务系讲师于颖认为,长久以来,我国景区普遍实行分权化治理,景区靠门票收入自养。门票已成为景区最大、最直接的经济收益。而武当山景区便是“圈景式”开发的典型,武当山还是没有脱离“观光旅游景区”的窠臼,游客上山看庙,下山睡觉,留不住人。
 
  在于颖看来,过度看重门票收入已经是武当山乃至整个十堰旅游的通病,而依托门票收入为主的旅游业总会碰到“天花板”。
 
  舍门票小利,换发展大利
 
  放眼全国,观光旅游已经过时,“观光+”旅游时代已经来临,降低门票已经是全国各大景区的普遍选择。
 
  南京玄武湖公园作为4A级景区,从2010年10月实行全面免费开放,景区免费以来,年接待游客量从原来的500多万人次激增至1700多万人次,经济效益平均逐年递增30%。
 
  2017年元旦起,济南大明湖全面免费开放,成为国内第四个“去门票化”的5A景区。
 
  大明湖免费开放后4个月内,游客增长达472%,其中外地游客增长180%,景区及周边餐饮、购物等也增长明显。
 
  郧西县在2017年,率先在全市推出重点景区向本县市民免费开放的政策,自免票以来,五龙河、龙潭河、天河等景区的客流量同比增长130%,旅游综合收入同比增长37.8%。
 
  2018年6月29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完善国有景区门票价格形成机制降低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的指导意见》,意见明确指出,完善国有景区门票价格形成机制、降低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
 
  在消费升级之下,降低门票甚至免门票,舍门票小利,换发展大利已成各方共识。
 
  门票居高不下,会加重游客旅游支出心理负担,造成游客数量、旅游停留时间以及其他支出减少。
 
  长此以往还会导致旅游形式单一,旅游总体收入萎缩,旅游产业动力不足。
 
  而摆脱“门票经济”,虽然在短期内会减少财政收入,但会倒逼景区发展其他旅游新业态,丰富旅游产品体系,刺激游客消费,从长远来看,景区的旅游综合收入反而会增长。
 
  破解之道
 
  让人欣喜的是,武当山景区将从2018年9月30日起执行新的门票价格及政策:原价140元的武当山进山大门票,下调至130元,且实施三天有效。三天内,第二次进山或多次进山(需要在首次进山前声明并办理相关手续),每次只需要购买20元观光车票。
 
  有观察人士认为,10元的降幅虽然不多,但表明了武当山景区破除“门票经济”的积极态度。
 
  破解“门票经济”,不仅仅是降低门票。增强与游客的互动,走体验式旅游路线是不错的选择。
 
  武当山特区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刘建平认为,武当山拥有优秀的旅游资源,但缺乏体验式产品,在引导消费上依然滞后。因此无论是武当山景区还是整个十堰旅游,要坚持走“旅游+”的道路,增强旅游的带动作用和辐射力。
 
  在罗兴超看来,要跨越“门票经济”发展阶段,需要围绕本土特色进行产品深耕,延长旅游产业链,通过提升服务,丰富旅游产品及业态,尤其是夜间产品的打造,延长游客停留时间,从而带动游客的二次消费,实现旅游经济的转型升级。
 
  武当山景区是十堰乃至湖北的旅游龙头,拥有巨大的IP效应,十堰必须以武当山景区为核心,对周边景区资源包括景点、酒店、特色乡村、旅游特产、美食、旅游演艺、导游、租车等进行整合,为游客提供创新旅游服务,拉动长尾消费。
 
  以杭州西湖为例。2002年,杭州西湖免门票后,杭州开始向全域旅游转型,以“旅游+”的产业融合模式培育特色旅游业态,探索出城市·文化·旅游一体化策略,整合各类产业资源,扩大周边产业为西湖创造新的经济增长点,其中以《印象西湖》和歌舞剧《宋城千古情》为核心的夜游产品和夜间消费,构成了杭州夜游的两大核心品牌。此外,还围绕西湖设计了东坡剧院的滑稽剧等小型文艺演出,提升了游客留宿杭州的吸引力。
 
  西湖免费开放前,杭州一年的旅游总收入是549亿元。十五年后,杭州旅游收入达到3041.3亿元,较西湖免费开放前足足增长了6.7倍。
 
  于颖认为,游客越来越注重景区人文内涵,更讲究精神层面的体验,因此在景区开发过程中,需要增加游客沉浸式体验。
 
  武当山可以借鉴故宫经验。故宫从2015年开始,推出以“贱萌”为基调的推文、图像和人物设计,这些作品在微博上快速传播,极其高效地成为现象级“网红”,对故宫也是一种宣传和推广。
 
  武当山景区可以挖掘武当武术、道家人物、仙侠故事等,提高游客对武当山文化的认同感和传播力。
 
  整个十堰属于道文化浸染地区,深受道文化熏染,十堰其他景点可以在主打自身生态禀赋的基础上,依托武当山巨大的品牌效应,对道家养生、道茶体验、道教武术等道教文化分支进行深耕细作,合力推升道文化品牌。
 
  “摆脱‘门票经济’的桎梏,最重要的是解决景区吸引物的问题,从现在来看,武当山对游客的吸引力太过单一。”于颖说。
扫描微信二维码